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都市言情 -> 别样仕途:靠近女领导

《别样仕途:靠近女领导》正文 第1004章 有念想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    看到侯定波脸上的神色变幻,张文定心中有点小爽快。

    本来想给你送个成绩吧,你居然还怀疑我别有用心,不敢接,现在没你的份了,我亲自去弄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张文定心里对侯定波有了个评价——此人有小聪明,无大魄力。

    侯定波心里只是有点后悔,但也没确定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有坑,就只能笑着道:“这个工作有班长你亲自来过问,相信他们很快就能够上市了,到时候,我们县里出了一家上市公司,这是全县的大喜事。 

    听着他这言不由衷的话,张文定摆了摆手:“这事儿为时尚早,八字还没一撇呢,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好?还是赶紧把眼前的工作做好吧!”

    侯定波道:“嗯,那班长你忙,我就先过去,找他们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“行,抓紧吧。”张文定点点头,起身把侯定波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湾的事情在网上很快就什么关注了,张文定也没再关心这个了,不过梅天容却为木湾的事情打来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听说木湾那儿出事了?”梅天容问得很直接。

    她现在在燃翼创业,整个人的气质和当初在电视台的时候相比,大不一样了,说话的时候透出一种轻松。

    她不像以前要叫张文定的职务了,也不叫张哥,说话直接但也很亲切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的这种变化,仅仅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不同了,还是因为别的。

    对这个女人,张文定不讨厌,但也没有想要收了她的想法。不过呢,如果再有当初在白漳的那种机会,心境和环境都对了,说不定也会收了她。

    只是,收了之后,是和她长久交往,还是像苗玉珊、陈娟这二人一样,基本上就是当朋友,那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有很多事情,真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

    就像徐莹,他和徐莹之间的感情是很深的,但现在,二人各自忙着工作,连联系都很少了。只是,联系得再少,心中那份感情却还在,不过,那感情中,爱情的成分已经少得可怜,更多的,转化为了友情,也有一点点,转化为了亲情。

    并不仅仅只有夫妻之间的感情会转化为亲情,有很多不同形式的爱情,也是会这样的转化的。

    “你听说了?”张文定反问了一句,不等她回答,又道,“最近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生意还不错。”梅天容道,“人挺累,不过很有干劲,自己给自己做事,再累也开心。我很看好燃翼的发展。 

    张文定道:“那就好,你生意好,我也开心。要不然的话,你因为我辞职了,搞得收入降低了,我也不好受。 

    梅天容笑着道:“怕我收入降低,那你就帮我想办法,支支招,让我更好的为燃翼的经济发展添砖加瓦,为燃翼的税收多做点贡献。 

    张文定明白了,这个女人打电话来,肯定不是为了木湾镇的事,那只是一个由头。

    “定点消费是不可能的。”张文定先就很有原则地来了一句,然后道,“经营上遇到什么问题了吗?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经营上倒也没什么大的问题。”梅天容的声音中还是充满着笑意,话说得不快不慢,“我做生意就只是想凭本事,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接公家单位的单子。所以。飧龇矫,你完全可以放心,不会让你违反原则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弄得张文定有点不好意思,想到这个女人的辞职,多多少少跟他有关系,也可以说跟燃翼县有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是她向张文定通风报信了,张文定才能够有所准备。这么做了之后,她在省台里也呆不下去了,不辞职的话,那上班肯定是日日都是煎熬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文定又想到,梅天容到燃翼创业之后,自己也没对她有什么照顾,还真是心里有点惭愧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张文定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欠别人的人情最不好还,面对这样的女人,张文定也只能干笑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了,不然的话,这个话真是怎么都没办法接。

    总不能直接说,不违反原则,我也可以帮你吧?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县里的一把手可能说的话。

    梅天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,她在省台混了那么多年,对人心有足够的了解,也很会说话,现在听到张文定这么笑,自然不会真的再让张文定自己硬生生地扭转话题,那样虽然不至于会得罪张文定,可总会显得她这个人不好相处,这样就会让张文定以后尽量避免和她相处了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,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,谁愿意和一个不好相处的人一起玩?

    要让自己轻松,首先要让别人感觉到轻松才行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个很重要的问题,就是说话的艺术。语言最伤人,语言也最能拉近人与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说话的艺术,梅天容自然是不缺的。

    “你别笑。 泵诽烊莸幕爸忻挥辛诵σ,但却夹杂了一点点撒娇的味道,“违反原则的忙不要你帮,不过不违反原则的忙,我肯定会找你的。 

    这个话,看着是耍赖,但实际上,却是给了张文定一个自然而然的梯子,由他可以抬脚就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,你的忙,我当然要帮。”张文定停止笑,说得很是肯定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。俏揖驼嬲夷惆锩α税。”梅天容道,“我家的灯昨天晚上坏了,你今天晚上来帮我修一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文定差点就要回答好了,可话到嘴边,又硬生生的止住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哪是帮忙。馐恰嗣。

    梅天容啊梅天容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,我最近真是很经不起惹呢,虽然平时修为不错,心性也过得去,但毕竟被黄老师给勾得静不下心来了,你这么做,很容易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梅天容仿佛看见了张文定那为难的神情,笑着道:“这个忙不会让你违反原则吧?”

    “不违反原则。”张文定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是不违反原则,但我怕到了你那里之后,一不小心,会犯错误。

    梅天容道:“你刚才自己答应过我了的。换岵豢习镎飧雒α税桑俊

    张文定略一沉吟,道:“行!我下班就过去,不过我下班可能有点晚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等你,给你准备夜宵,你想吃什么?”梅天容说这个话的时候,声音中都透出了一种异常的高兴,还带着一点点意外的惊喜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没想到,张文定真的会答应她。

    张文定一听她这个高兴的语气,就知道她误会了。再一想,貌似是自己刚才一句话让她产生误会了。

    自己平时下班晚,这个很正常,毕竟管着那么多事情,不可能做到准点下班的。只是,在她听来,估计那个下班有点晚的话,就会误解成另一种意思了。

    我下班晚,那是有事情要做,不是想着晚上去你那里就睡觉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张文定嘴上也懒得解释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吧,本来就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不挑,只要你手艺好,我都可以。”张文定这么说的时候,心里也在想着,希望她不会误会吧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在家里等你。”梅天容道,“你先上班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张文定苦笑了一下,希望这女人不会想歪吧,不过呢,他也明白,她肯定会想歪,说不定还会歪想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事情,张文定也明白,什么灯坏了都是借口,真要是灯坏了,她不知道找别人帮忙吗?不说专门的水电工了,就她店里那些人,总能够找出一个人帮忙的吧?再说了,只说灯坏了,灯是什么样子的,坏的哪里都没说,就叫人家去修一下,这怎么修?

    很明显,灯肯定没坏,只是用这个借口,想晚上见一面呗。

    张文定敢肯定,晚上去她家里的时候,她家里的灯,肯定是亮堂堂的。

    真要是灯坏了,做夜宵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啧,也不知道晚上去了梅天容的住处,到底会发生些什么,还有。菜埔灿幸欢问奔涿患,她是不是更加迷人了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文定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了当初在白漳的那一晚。

    当时,自己是真的忍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都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会和那天晚上一样吗?

    这个问题,没人能够回答他,他自己都回答不了。只有经历过今天晚上之后,才会有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她,而不是叫她找一个水电工。

    或许,内心深处,还是对她有些念想?

    这些问题在脑海里翻腾,张文定花了几分钟才压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想这些事儿的时候,还是工作要紧。

    燃翼的发展刻不容缓,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去考虑儿女私情,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,才是自己应该做的,才对得起燃翼的人民群众。

    县里的投资拉过来了,虽然像万物公司那样的大投资目前没有了,但一些小规模的投资也是有的,而且,也有一些房地产企业要过来搞开发了。

    这些企业,实力都还可以,张文定觉得,可以全面开启燃翼的棚户区改造工程。

    燃翼的县城区域,要扩大;燃翼的县城面貌,也要更新了!

    一个新的燃翼,要在自己的手上出现!

    当然,大规模的棚户区改造,利益太大,到时候,跟侯定波之间,又要有一波纷争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