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都市言情 -> 红袖倾天虞美人

《红袖倾天虞美人》正文 第627章 杀妻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    德宗帝让白绫达在妻子的弱肩上,走到她面前,一字一句的说给她听,“王氏家族勾结后宫,拥揽朝政、残杀忠良;三品以上官员斩首,三品以下流放,没收家产,三代不得入朝为官。王氏,从此败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刘裕、桓玄,他们都做了什么?”王神爱握紧拳头,失控大吼,“我们王氏是百年的名门贵族,不知为南朝立下多少功劳,就算我死了,凭他们三言两语也休想扳倒我们王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德宗帝阴阴冷冷的笑着,从袖中拿出一张纸,丢到她面前,“皇后,痛快点,签字画押吧。”

    王神爱拿起一看,顿时倒吸了口凉气。这薄薄一张纸上,满满的都是罪状。条条列列都能至王氏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不,不,都是谎言,都是陷害!”王神爱一把丢开了写满罪状的纸,指尖止不住的颤抖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爬上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突然的,她意识到了什么,颤抖着手指向自己的愚昧不堪的丈夫。

    细想来,那些曾经优秀于他、讽刺他的皇子们都没有得到太子之为;先帝最终也将皇位传给了他;而自负控制他的自己……纵容与朝中大臣争斗不休,可最终还是死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看似假借他人之手完成的事情,其实都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,是你!”王神爱突然嘶吼起来,向他扑过去。

    眼尖的小卓子一把拉住了缠在她脖子上的白绫,将仍贵为皇后的她按到在地上。

    德宗帝使了个眼神,高公公随即会意,从怀中取了画押的墨,拉住王神爱的手就要去按。

    小卓子用力收紧白绫,因为用力过大面容都变得狰狞。

    王神爱脖子紧勒无法喘息,却也拼劲全力握住自己的手。任其高公公怎么使力都打不开。

    德宗帝厌烦的吐了口气,嫌弃道,“这么麻烦,直接用刀断了她的手筋,就当是给先皇妃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高公公点了点头,从袖内掏出一把匕首。翻过王神爱的手腕,也没看手筋在什么位置,就狠狠一割,伤口深入骨,血液喷溅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王神爱的脸被勒得发紫,面目狰狞,她的眼里没有一滴泪水,死去时却也没有闭眼。

    她是天生的好棋子,受人追捧叩拜,可就算到死,她也未曾见过自己真正的模样。她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开心的笑过了,每日看到铜镜里的自己,就像看着一张较好的面具。

    如今,她的路终于到了尽头。算不得成功,也算不得失败,只是很可惜,未曾为自己活过一天。

    她还穿着奢华的后服,头上凤冠依旧瑰丽,只是未闭的眼里溢满了对这个凡尘的怨恨。

    她的一生没有爱,只有无尽的恨……

    离开议事殿后,天锦随即回到了潘梦鸾的寝宫。

    这时的她已经重新换了干净的衣裳,容颜苍白的躺在床上。她未闭着眼,睫羽弯弯翘起,仿佛下一刻就能睁开。

    屋子里站满了双目通红的侍女,还有后来被送入宫内的四位妃子,蕊昭仪、李美人、馨美人、金夫人。见锦公主进来,连忙从床头让开了位置,捻袖擦拭了眼泪。

    天锦缓缓走过去,握住被褥上无力的手,触碰到生硬的骨骼才赫然发现,原来她的阿鸾竟是这样的纤瘦。

    还记得第一次遇见潘梦鸾,是在一个夏季的傍晚。她挽起裤腿,踩在一条蜿蜒小河里。略高出天锦一个头,一身灰暗的男装,却是掩不住她温和的光华。

    她对天锦说,你快叫哥哥,我便做鱼给你吃。

    当时的天锦一身便衣,在丛林里转了一天后像个没人要的野孩子。天锦取笑着说,别以为你一身男装我就看不出你是位女子。

    潘梦鸾噗呲笑出了声,少女般的她真是美若繁花。以至于天锦一直记得那个光线殷红的傍晚,和她后来说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天锦一直笃定潘梦鸾是位女子。直到有一天,天锦诓骗潘梦鸾需要一笔银子。潘梦鸾竟然把自己给卖了,将银子偷偷交给了天锦。等天锦找到她时,她差点被老鸨给打死。

    那时候天锦才相信,原来这世上还有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长着一副女人的皮囊,却保留着男人的刚强。无怪先帝多年如一日的迷恋她,宠溺她。

    而她也将自己短暂一生的大部分时光,都捆绑在了这个皇宫里,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虞美人,为了天锦,为了她在晚霞初见时,无意许下的诺言。

    “迢迢。”

    天锦仍然陷在悲痛里无法自拔,她唤了一声不远处的侍女,语气里竟有一丝生冷。

    迢迢连忙走近,垂首不语。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天锦一声轻呵,迢迢随即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配合潘梦鸾在后宫里的行动,虞美人也送了很多人进宫,再加上潘梦鸾成为虞美人首领后,又培养了一批人。所以在南朝的后宫里,虞美人有着一批不输于王皇后的势力。

    之前做伪证诱骗王神爱的侍女水清是虞美人的下属,迢迢也是虞美人下属之一,还是潘梦鸾亲自挑选培养出来的。她跟着潘梦鸾已久,平日里最贴近潘梦鸾,潘梦鸾大部分的行动不会瞒她,并且需要她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当潘梦鸾倒下的那一刻,天锦脑子突然间的一片空白,潘梦鸾说皇后毒杀她,天锦便笃定是王神爱在水杯里下了毒。

    可当众人站在议事殿里,一句句的申辩后,很多破绽便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王神爱再心急灭口,也不用将潘梦鸾毒死在自己的寝宫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。何况那水,分明是潘梦鸾自己要的。

    迢迢双手交叠在腹前握了握,心绪不宁的样子,“先皇妃……首领的行动都是与公主您商议过的,所以下属知道的,公主您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企图瞒我。”天锦缓缓侧过了身,微红的眼眸悲恸、冷冽,“割断手筋是她的主意,服毒嫁祸王神爱……也是她的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迢迢紧拧着眉头,红唇张了张始终没有说话,最后只能用力的摇了摇头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