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其他类型 -> 盛华

《盛华》正文 第三百五一章 阮大丈夫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    整个四月,甚至五月过半,都是属于新科士子们的光鲜热闹。

    李文山更是喜上加喜,不管见了谁,都是先笑几声再说话,阮十七跟他出去一回,嫌弃一回,当然李文山根本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五月十三四日,柏景宁就带着亲卫,押着挑出来献俘的一队蛮夷,以及几个海匪头领,赶到了京城郊外,驻扎整顿,五月十六这天,卡着钦天监看定的时辰,秦王带着兵部礼部诸人,迎出南熏门,迎到衣甲鲜亮,威风飒飒的柏景宁、柏乔,和诸亲卫,折回前引,往南熏门进去,沿着御街,马蹄声亮,往宣德门过去。

    李夏和李文楠趴在离宣德门不远的一间酒楼二楼雅间窗台上,看着先迎面而来的秦王诸人,一对对的御前侍卫后面,秦王一人一马,走在最前,后面,跟着陆仪,再后,是李文山和从兵部礼部挑出来的赞礼者,众人后面,后面隔了三四个马身,柏景宁一人一马,铠甲鲜亮,走在中间,落后柏景宁一个马身的,是神情严肃,一身黑甲,满身肃杀的柏乔。

    李文楠从秦王看到陆仪,再看到李文山,目光落到柏乔身上,和李夏不停的赞叹,“王爷最好看,陆将军最英气,就五哥差点,柏公子真是……太威风了,杀气腾腾,啧啧,好看!真是太好看了!”

    李夏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,目光略过诸人,落在柏乔身上,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从前古六总是说柏乔杀气重,说先皇不喜欢柏乔,大约就是因为他身上杀气太重,不过这样的杀气,这样的柏乔,真是让人喜悦心折,从前他肯定杀了很多很多的人,现在呢,他杀过多少人?肯定也不少。

    她真是非常、非常的喜欢这样的少年将军啊。

    要是再历练几年,这身杀气全部敛于身内,应该就能象现在的陆仪,他没有陆仪的温和,大约就象一把收于鞘中的希世名剑,静默时如磐石,睥睨之间,寒锋闪动。

    李夏和李文楠雅间隔壁,郭胜、徐焕并肩站在窗前,看着缓缓经过的凯旋队伍,低声说笑着。

    阮十七站在两人身后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他在京城定了门亲,又考了中进士,更没想到柏乔这么快就回到了京城,柏景宁竟然点了枢密使,他进了京城以来,一路幸运,到这里,一脚踩进狗屎堆,这屎,几乎糊到鼻孔里了。

    “老郭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凯旋队伍已经进了宣德门,阮十七捅了捅郭胜,又和徐焕道:“你送那俩丫头回去吧,我找老郭有要紧的事。”

    徐焕看了眼郭胜,痛快的答应一声,出来叫了李夏和李文楠,一起往永宁伯府回去。

    阮十七扬声叫进茶博士,要了最好的茶,再让挑最贵的上一桌子茶点。

    郭胜坐到椅子里,看着阮十七吩咐茶博士总之拣最贵的,高抬着两根眉毛,打量起阮十七来。

    这是有事要求着他了吧。

    “听阿凤说,你跟柏家关系不错?跟柏帅,还是跟他那个土匪儿子?”阮十七坐下,看着郭胜问道。

    郭胜呆了一瞬,立刻明白了,“怎么?怕人家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“呸!我能怕他?”阮十七一口啐出去,还没落地,气就泄下来,人软堆在椅子里,“不是怕他,是犯不着,月底我成了亲,就是有家有室的人了,我跟你说,柏乔那货,就是个活土匪,土匪都没他心狠手辣,我不怕他,可我有媳妇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听阮十七这么说,郭胜收了笑容,欠身过去,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你到底跟谁关系不错?要是跟他爹,那用处不大,柏乔那货土匪性子,他爹说话不一定管用,他不敢明着来,指定玩阴的。”

    阮十七也上身前倾,带着几分殷切,又带着几分打算好的失望,郭胜这个年纪,肯定得跟柏景宁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跟柏乔也不错,至少我说话,他能听几句。”郭胜认真道,他跟柏乔,好歹也并肩作过战。

    “能说几句话就行,大不了我把身段放低点,大丈夫能屈能伸,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事越快越好,最好成亲前能跟他把梁子了过了。我也好放心娶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行!今天晚上我就去柏府,今天晚上怕不行,说是宫里要赐宴……就今天晚上,再赐宴他也得回家歇着,没有在宫里过夜的理儿。”郭胜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阮十七冲郭胜竖起大拇指,“老郭就是仗义!”

    “这事,咱得先定个章程,能说得和最好,万一说不合呢?你有什么打算?”郭胜手指捻了几下。

    阮十七定定的看着郭胜捻来捻去的手指,“你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意思还不明白?说不合就打的他和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阮十七一口口水差点把自己呛死,手指不停的点着郭胜,好半天才说出话来,“老郭,你跟柏乔那厮……我是说,柏乔那只活土匪,跟你不错……你比他可狠多了!好主意。要是没成亲,咱们非打碎他一腿一胳膊,可现在,不行。挡缓,我想过了,求个外任,我带着六娘子远走高飞,他在京城,我就离京城千里之外,他到福建,我就回京城。惹不起,总躲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个好主意,那就这么定了,晚上我去寻柏乔,请他出来跟你见过面,越快越好?”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在柏乔和柏景宁面前,郭胜的脸面,还是挺大的,隔天傍晚,柏乔就推了一场能推的庆贺宴,坐到了郭胜定下的雅间里。

    柏乔和郭胜刚刚坐下,徐焕陪着阮十七就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徐焕进来,柏乔急忙起身,往外一步,郑重无比的长揖见礼。直起身,看到阮十七,紧紧嘴唇,看起来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克制住自己,没冲上去就打。

    阮十七一脸干笑,冲柏乔长揖下去,“又见面了,柏公子风采大胜从前。”

    “柏公子好象长高了不少。”看着柏乔铁青的脸,徐焕赶紧打圆。槐叽蛟渤。槐吣擅,这小十七做了什么事,能把柏公子惹成这样?“这气度是大不一样了,听老郭说,你这一阵子打了不少仗,少年将军,一看这气势,就是历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先生过奖了,我来前,家父嘱我跟先生先说一声,等忙过这几天,他在家里设宴,请两位先生把酒长谈。”柏乔急忙冲徐焕欠身答话。

    阮十七保持着一脸干笑,客气非常的让着徐焕,“舅舅请坐。”

    柏乔被阮十七这一声舅舅,叫的一脸说不出什么表情,斜睨着阮十七,脸上的厌恶依旧,狠厉却淡去了很多。

    郭胜瞄着柏乔的脸色,哈哈笑着让着众人,“坐下说话,都不是外人,我就直说,十七爷定亲前,性子荒唐,这个不用我说,柏公子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柏乔嗯了一声,对郭先生和徐先生,他不能不恭敬。这货居然拉了郭先生和徐先生一起替他说客,真是可恶之极!

    “好在定了亲之后,十七爷知道自己从前过于荒唐,痛改前非,先是埋头苦读,考中了二甲第三,现在,又肯直面自己从前的荒唐,这一趟,是十七爷央了我和老徐,专程陪他来给柏公子陪礼陪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十七父母远在南夷,他在京城,我这个舅舅责任重大,从前种种,我先替小十七陪个不是。”徐焕立刻站起来,冲着柏乔就要长揖下去,柏乔动作极快,一把扶起徐焕,“当不起先生这一礼,这是他阮谨俞混帐,和先生有什么相干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他,是为了我那个外甥女。”徐焕极其诚恳坦率。

    “上回的事,是我混帐,请柏公子大人大量,抬手这一回。”阮十七站起来,冲着柏乔,长揖到底不动了。

    柏乔斜瞄着阮十七,深吸了口气,上前扶起阮十七,“过去的事了,你既然请动了郭先生和徐先生,再怎么,我也不能再计较,往后,你我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“柏公子大人大量!”郭胜拍手称赞,徐焕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柏乔看样子是腻歪透了阮十七,扶起阮十七,转身冲郭胜和徐焕各揖半礼,“郭先生,徐先生,这几天实在太忙,我就不多耽误了,过两天家父忙完,我亲自上门,请两位先生过府。”

    郭胜和徐焕连声不敢当,一起送柏乔到门口,被柏乔坚决拦。饺丝醋虐厍亲咴读,郭胜轻轻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徐焕纳闷无比,“小十七到底做了什么事儿?我瞧这柏乔不是个气量太狭小的。”

    阮十七一脸干笑,顾左右不看徐焕。

    “他在台州,煽动了满城的人,说柏乔是海匪冒充官兵,人人得而诛之,说他才是柏帅旗下来剿匪的将军,连台州知府,都信了他的话。”郭胜端起茶,抿了几口,“他跑了,柏乔差点被台州百姓打死。”

    徐焕呃了一声,呆了好一会儿,冲阮十七竖起大拇指,“你这胡说的本事,比老郭强多了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