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-> 历史军事 -> 稳住吧!女王

第79章 079,女子本不弱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    郝知恩用公文包抡了曹一逊一下:“首先,我没吃得香,睡得着。其次,许歌声跟我是不一样,因为在我和赵士达的婚姻中,我也有我的过失,但在你和许歌声的婚姻中,她没毛病。最后,女人能顶整片天,这不是谁灌输给谁的,都是自己悟出来的!”

    曹一逊一蔫:“猪,咱俩二十几年的交情,你帮我一回。”

    金天将车窗开到底,手臂往窗沿一搭,对郝知恩道:“你外号叫‘猪’?”

    郝知恩黑着脸:“就他这么叫我。”“

    你没意见?”“

    有意见我还能灭了他的口?”

    就这样,金天转而对曹一逊道:“喂,你以后别这么叫她了。”

    曹一逊酒劲儿又上来了,处处树敌:“你他妈算哪颗葱?”

    金天不急不躁:“在这件事上,我算小白脸也比你有发言权。”

    一辆出租车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郝知恩将其拦下,将曹一逊塞进去,这才又苦口婆心:“算下来也有三四年了,我没少为你和许歌声操心。我帮你打过掩护,也为她创造过机会,劝也都劝了,但你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所以说,我操心也是瞎操心,有没有帮倒忙都还不一定。”曹

    一逊乖乖接受着教诲,眼都不带眨的。

    郝知恩发自肺腑:“曹一逊,你找我没有用,甚至你找许歌声也没有用,接下来,你靠你这张嘴说破大天也没有用。我是过来人,我向你保证你根本想不到将来会怎样。就像我当初,我想过我后半辈子就和赵唯一相依为命了,也想过再给赵士达一个机会,想过会不会有幸遇上同道中人,我根本想不到,最后会找了个小白脸……”

    此乃郝知恩的铺垫。

    她的下文是:或许许歌声会临阵退缩,这个婚也就不离了,化险为夷;或许离了婚,你把她追回来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;又或许,你们会各自遇上更好的人。但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可能,都不是你喝到像一滩烂泥能做到的。可

    惜,郝知恩的下文没有了下文。她

    的长篇大论结束在了金天的手里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,来到她身后,一捏她的脖子。她一缩脖子,从曹一逊所坐的出租车车门前站直了身。他将车门一甩,拍了拍车身,便让司机带走了曹一逊。最

    好有多远,便带走多远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最后会找了个小白脸?”金天笑面虎似的。郝

    知恩反手掐了掐金天的脸:“哎哟,你要真有人家小白脸一半乖巧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    总之,许歌声和曹一逊离了婚,房子和孩子归许歌声,公司和车子归曹一逊,五位数的存款对半儿分。面

    对“有其父必有其子”,曹一逊的母亲当年没动丈夫一根手指头,如今却啪啪啪地连扇了儿子三个耳光。也

    许,她也是累了,对这种事原谅了一次,原谅不了第二次,就像没人能连着跑两个马拉松。

    又也许,是在她原谅了丈夫,阖家幸福的这三十年里,她从未真真正正地幸福过。许

    歌声的父母则致力于为女儿,为两个外孙子争取更多的权益。谈到谈不拢的时候,许歌声第一个让了步:“就这样吧。”母亲怒其不争,哭着说将来有你吃苦的时候。许歌声却说:当妈的就算吃苦,孩子也会有肉吃。这

    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说到快刀斩乱麻,你这把快刀真是削铁如泥。”尘埃落定后,郝知恩拥抱着许歌声:“许歌声,有一句话是女子本弱,为母则强。但我要送你的一句话是,女子本不弱,为母则更强。接下来这句话我不是为了曹一逊,还是为了你,就算要吃回头草,你也不要回头,要等回头草追到你的前面去等你。还有最后一句话,无论如何,你还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送就送了三句,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物以稀为贵了?”也难得许歌声还能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距离圣诞节还有两天。也

    就距离戴维斯国际幼儿园的圣诞节演出仅剩一天,郝知恩带着赵唯一在“塑料花奶茶店”进行最后的排练,许歌声带着大树小树做观众。

    说到排练,金天不能不到场。赵

    唯一自选的《冰雪奇缘》选段,有两个角色。最初,金天雄心壮志地以为他将饰演克里斯托夫。却不料,赵唯一要自己反串克里斯托夫,并要金天饰演克里斯托夫……的驯鹿?是

    的,驯鹿。

    欲哭无泪之余,金天兢兢业业地陪赵唯一排练了大半个月,并自掏腰包订做了驯鹿的行头。

    “塑料花奶茶店”即将开设第一家分店,许歌声找人对店面、招牌、logo等进行了整体的设计,并建议郝知恩借这个机会,重装总店。昨天,也就是总店重装前最后一天营业,向客人赠送了圣诞姜饼。此时,桌椅码放在四周,中央的空地用作赵唯一和金天的舞台。大

    树小树哪里肯乖乖当观众,相继冲上前,将金天这驯鹿当马骑。郝

    知恩和许歌声被吵得两个头,四个大,便找了角落的桌椅坐下。

    二人同样的短发,不一样的是一个光彩照人,一个仍温柔似水。哪怕,光彩照人的那个连日来常常傻笑,温柔似水的那个才刚刚将一家之主赶尽杀绝。许

    歌声用手肘拱了一下郝知恩:“当初,他问我他追你有没有戏,我还真没敢下定论。”这

    个他,指的自然是金天。“

    你没说他白日做梦,就算给他面子了。”“

    谁在乎他的面子,我是怕打我自己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大概就叫……人算不如天算?”

    “你要笑就笑,别憋着,狗粮什么的我许歌声没在怕的。”“

    谁憋着了?你当我郝知恩早恋?”

    “还失眠吗?”“

    好多了。”紧

    接着,许歌声将嘴凑向了郝知恩的耳朵:“是不是得益于体力消耗得太大?说说吧,第一次谁上的谁?”郝

    知恩身子一歪,尽可量地远离许歌声:“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许歌声咯咯直笑:“脸都红了,还说不是早恋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